诸暨网_诸暨市广播电视台,诸暨新闻网

看着一家人团聚 这也许是医者最大的快乐

2019-01-22 18:09:44     来源:诸暨网综合     作者:张林峰

  看着一家人的团聚,作为医者,这也许是最大的快乐吧!

  我和我的小病人

  杨刚

  进入腊月,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浓厚的年味……

 

  临近中午,像往常一样,我习惯在离开病房前去看看几个病情稍重的病人。在走道里,碰到一对年轻夫妇和她们的小孩。

  年轻夫妇30岁左右,因为走得急,男的说话急切,有点喘,拦住我说:“请问,您是杨教授?”

  “是呀。”瞥了一眼他旁边的女人,个子稍矮,静静的,没什么表情,眼神里透露出淡淡的忧伤。女人右手护着一小孩,三四岁模样,抱着妈妈的大腿,看不清模样。

  男的继续说“我们找您救我家孩子”,急切的眼光里带着希望,旁边的妻子眼眶使劲忍着泪水。

  这种场面我并不陌生,虽然突然,但我非常理智。

  “把片子给我看看。”对着走廊天花板的日光灯,一看片子,我心一沉:鞍上巨大颅咽管瘤,肿瘤已经充满三脑室,合并中度脑积水!

  “去儿童医院看过吗?我们可是成人医院。”说完我侧身准备离开。

  “我们就是从那边介绍过来的。”男的急着留住我,旁边的女人眼神有些失望,没有说话,搂小孩更紧了些。

  “求求您救救这孩子吧,我们哪也不去。”说话的是孩子妈妈,声音很轻,语气里透着无助和绝望。

  我停下来脚步,迟疑了一会儿,轻叹了口气……

  仔细了解了孩子的情况:5岁,因为在幼儿园不长个,加上最近喊头痛,恶心呕吐,检查发现在脑袋正中心长了一个巨大肿瘤。

  孩子是个男孩,虽然5岁,不足1米,体重15公斤。是个典型的鞍上巨大的颅咽管瘤,因为发现肿瘤太迟了,孩子已经出现脑积水、高颅压,脑疝随时可能发生导致死亡。

  入院常规的检查和术前准备高效地进行。这期间小孩因为高颅压,吃不下饭,每天靠甘露醇暂时缓解颅内压力。

  巨大的难题摆在了面前:5厘米大小的肿瘤,肿瘤位置在脑子最深的地方,周围是神经、视交叉、颈内动脉、大脑前动脉、下丘脑、垂体柄等重要结构,什么体位?什么手术入路?术中术后处理?一大堆问题扑面而来……

  没有那么多的“要是”了。手术计划已经制定,手术已迫在眉睫。科室孙晓川和霍钢主任对手术做了重要指示。

  手术当天。交班后早早就到手术室,房间里没有小孩,原来麻醉科老师抱着小孩在外面哄。小孩虽然小,但显然感知到了今天的气氛,麻醉科梁霖医生抱着孩子,逗他看手机视频,崔红医生轻声宽慰他。小孩很紧张,不敢睁开双眼,小声哭泣着。

  麻醉很顺利,小孩安静地“睡”了。麻利地穿刺颈静脉置管。

  问题来了,小孩这么小,三钉头架怎么安?

  三钉头架是神经外科手术固定头颅的,5岁小孩的头颅小、薄,安头架时用力重了,钉子会钉穿头颅导致颅内出血;用力轻了,头颅固定不牢,术中有颈子被折断的风险。

  手术室管巡回的朱建华老师非常有经验,上好三钉头架后,在头架下方放置一个长木板,这样,就为头架又增加了一重“保险”。

  麻醉科闵苏主任做了术前最后一次检查后,手术正式开始。

  手术按照既定的方案,平时简简单单的开颅,小孩的血色素从10g掉到8g,还好早有准备,迅速纠正。

  手术过程非常顺利,钻孔开颅,打开头颅后发现脑压因为脑积水非常高。手术选择经额底-纵裂入路,分开双侧大脑半球,从鼻根上方一直解剖、分离到大脑中心,在血管、神经、下丘脑中间切除肿瘤。我和助手王晓澍教授、陈松主治医师长舒一口气。

  术后的等待也是最难熬的,小孩会醒过来吗?视力怎么样?水电解质紊乱会到什么程度?等等。

  小孩的父母却出奇地淡定和自信,反而在安慰我。“没事儿,我们相信您,会好的!”我心里暗自称奇。

  术后按时清醒,视力正常,最担心的电解质紊乱也在掌控之中,术后当天出现一过性高热。术后复查CT提示肿瘤切除,一切正常。

  生病后的孩子都非常的听话,拔管后说话的第一个要求是“想妈妈”。赶紧录了视频,第一时间向孩子父母报平安。母亲不在监护室门卫,看完视频的父亲,再也控制不住,已是泪流满面。

  术后孩子父亲告诉我,其实来医院之前就知道这个疾病的凶险,咨询过很多医院和医生,知道我们医院是他们的希望所在。

  孩子恢复得很好,术后3天已经转出重症监护病房。可以时时刻刻和爸爸妈妈在一起。

  小孩的病情逐渐稳定,一家人又恢复了久违的笑容。

  看着一家人的团聚,作为医者,这也许是最大的快乐吧!

(注:来源如注明诸暨网和《诸暨日报》即为原创内容,其他网络媒体禁止转载,责任编辑:李娜)